与君同修,如沐春风,诚邀注册!
立即注册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快捷导航
查看: 142|回复: 3

[综合经验] 两次赴缅禅修真实经历分享(连载一)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3

帖子

6

积分

新会员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19-6-25 00: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
2013年接触到南传佛法以后,我每年都要参加多次四念处密集禅修活动,几年来,我接受过班迪达西亚多、毕林西亚多、高差西亚多、恰宓棉西亚多、妙乌西亚多、南达西迪西亚多、智光西亚多、德加尼亚西亚多等多位禅师的禅修指导,也参加过宣隆内观、葛印卡内观和泰国森林系的禅修营,在多次尝试后,我发现马哈希内观是最适合我的禅法,所以我选定长期修习马哈希禅法。
2014年我创办了马哈希内观微信公众号,2016年11月底,因缘成熟,我赴缅参加了班迪达森林中心举办的国际禅修营,历时76天。2019年2月底,我第二次去班迪达森林中心禅修,历时30天。我将在本文中根据禅修笔记的时间线来详细分享这两次禅修过程中的真实经历、心路历程和一些个人经验,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Aggacitta
2019年6月15日


第一次赴缅禅修
11月29日  到达森林中心
午饭后,仰光中心安排车辆送我们几十位YOGI一同前往班迪达森林中心,参加每年一度为期60天的国际禅修营(12月1日-1月31日)。经过3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森林中心,男女众都有独立的禅堂,男众禅堂宽敞明亮,能容纳500多人禅修,女众禅堂有上下两层,也很舒适。国际禅修营期间每晚会有西亚多做缅语开示,中心的中文翻译圣法西亚莉会连夜将开示译成中文,并在第二天播放录音给中国YOGI们听。每隔2天或3天,中心会为YOGI们安排一次小参指导,小参时间表会在禅堂和食堂贴出,很荣幸的是此次禅修营由毕林西亚多亲自为我们中国YOGI小参。


11月30日  四念处的魅力
晚上,禅修营举办开营仪式,我们这期禅修营有40多个国家的YOGI报名,最终录取了来自25个国家的100多位YOGI(有些国家的语言禅修中心无法提供翻译,所以没有录取)。每当早晚课时,来自五洲四海,不同民族、不同肤色的YOGI们,不分国界、不分种族,一起虔诚的礼拜佛陀,一起认真的朗诵巴利语课诵,身处此境时,我深深的感受到四念处禅法的魅力。


12月1日-4日  开始禅修,困难重重
禅修第1天-第4天,禅修营刚开始的前4天,因为来缅甸之前一直在紧张忙碌的工作,禅修已中断良久,坐禅时过了40分钟腿就很疼,每坐都要多次换腿,打坐时内心很浮躁,总是浮现出生活和工作中的情境,心也会随之喜怒哀乐,挥之不去。因为有过禅修经验,我知道这是惯性使然,焦虑和驱赶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这时需要的是平静和耐心。

12月5日  法名Aggacitta
禅修第5天,我在森林中心短期出家,成为一名沙弥。毕林西亚多亲自为我传授沙马内拉戒,也就是沙弥十戒,赐我法名Aggacitta,中文意思是具高尚心者。西亚多平静、庄严的为我开示戒律时,我感觉内心对俗世的眷恋犹如枯萎的花瓣一样,一片片飘落,被尘封已久的纯净信仰显露出来。在西亚多亲自为我换上袈裟,给我系上腰带时,我的内心充盈着神圣感。

12月5日-12月9日  戒的鞭策
禅修第5天-第9天,受戒成为沙马内拉(沙弥)后,按照禅堂规矩,坐禅时我搬到了第一排,因为身后有很多YOGI,在惭愧心的鞭策下,我不好意思再换腿了,每坐中不管疼痛变得多么尖锐,我都坚持着不换腿。而且成为出家众后,受到戒律的鞭策,对自己的要求很自然的提高了,在行住坐卧四威仪时,总是提示自己要庄重,动作要慢下来,确实感到有些拘束。


12月9日  灼烧的剧痛
禅修第9天,晚上最后一座(这个坐最好落实一下,到底是哪个坐,最后全文统一一下)时间快结束时,腿部出现了灼热的剧痛,脚与禅垫接触的地方就像被火烤一样疼,我牢牢忍住不动,并且持续观察这个疼痛,当疼痛似乎到达顶点的时候,恰好禅修时间结束开始做晚课,我就移动了腿部,疼痛和灼热也随之消失,这时我还专门看了一下脚背有没有真的被灼伤,发现一切正常。


12月12日  坐禅变得很舒适
禅修第12天,经历过9号晚上的剧痛,这几天打坐时发现每一坐的疼痛越来越少,1个小时的坐禅里已经不会出现尖锐的疼痛了。坐禅变得越来越舒服,出现的各种觉受都变的很柔和,腿部触点的感受从以前的坚硬、压迫、疼痛变成了柔软、温暖和舒适。坐禅时我观察腹部起伏,这时候生起了一个明显的感受,有点特别,我转移注意力去观察它,过了一会才辨认出,原来是痒。以前出的痒都很尖锐,向笔尖反复刺皮肤一样难以忍耐,而现在生起的这个痒,就像笔帽在轻触皮肤,那么的柔弱无力。疼痛偶尔也会彬彬有礼的出现,也是变得很柔和,不再令人抗拒。坐禅时还经常会失去肢体的概念,觉得胳膊找不到了,腿找不到了。


12月13日  禅修进入困难期
禅修第13天,随着腿部疼痛的消失,我的坐禅失去了明显的所缘,回忆起2013年恰宓棉西亚多(Chanmyay Myaing Sayadaw)曾对我们开示过:“疼痛是修行人的朋友,忍耐导致涅槃。”果然是这样,失去疼痛这个朋友以后,狡猾的妄想便有了可乘之机。这时候我开始怀念坐禅时有疼痛的日子了,那时正念比现在多,而且用功也有着力点。现在,禅修进入了困难期。以前坐禅是半个小时观腹部,半个小时观疼痛,疼痛是很明显的目标,容易观察,而且剧烈疼痛时妄想和昏沉也很少。当坐禅变得很舒适时,疼痛没有了,却成了滋生妄想和昏沉的温床,特别是妄想,变得非常多,一坐里正念通常只有5-10分钟,其他时间都是妄想。经常坐着坐着正念就没了,标记也忘了,妄想就像肥皂剧一样没完没了的浮现出来。

12月13-19日  突破瓶颈
禅修第13天-第19天,这几天禅修状态起伏不定,每次跟毕林西亚多小参汇报时,我都会说两件事,一是坐禅腿太舒服,二是妄想太多了。毕林西亚多鼓励我,让我提高精进力,每次发现妄想时要记得标记,然后让心回到目标上。听了西亚多的教诲,我下决心要激发自己的精进力。在坐禅开始前,我提醒自己:要恭恭敬敬的观察、认认真真的观察、仔仔细细的观察,要清清楚楚的观察、全面完整的观察、如实准确的观察。通过这样的提醒,我的心变得更有力、更警觉了。妄想频繁时我还会提醒自己,要认识到妄想是禅修进步的障碍,觉察到妄想时,要能够尽快回到目标上,不要喜欢它,不要沉浸其中。通过强化这样的认知,发现妄想的粘合度降低了,心更容易回到目标上了。如果妄想还是绵密不断,我就增加标记的频率,比如妄想少的时候标记:起、伏,妄想多的时候,我会标记起、起,伏、伏。通过这样增加心的工作量,发现出现妄想的频率降低了。有时候妄想太多,我干脆就睁开眼睛观察一会,然后再闭上眼睛,妄想就会被强制打断。如果精进力变的太弱,标记也不管用,妄想还是很多时,我就选择思维一个主题来激发自己的精进力,比如:佛陀圣弟子们精进修行的事迹,禅修的利益,西亚多的鼓励,为参加这次禅修付出的努力等等……这样精进力就会重新被激发起来,妄想也会减少。通过多日的努力和保持耐心,妄想开始慢慢减少了,心也慢慢稳定下来了,每天跌跌撞撞的进步,从触点舒适、妄想很多、腹部起伏微弱难以观察,逐步成熟到可以连续、清楚的观察腹部起伏的全过程以及触点的微细变化,终于慢慢的走出了困难期。

12月19日  全身概念的消失
禅修第19天,晚上最后一坐,上坐后我开始观察腹部起伏,突然发现全身的概念开始模糊,然后感觉身体完全消失,这种感觉跟平时有些不一样,以前都是感觉胳膊没了,腿没了等等,这是我第一次出现全身的概念消失的现象,这时候觉得世界变得很简单,就像潮水退去石头显露一样,几种名色法变得清楚和独立,这个是疼痛、这个是移动、这个是热……以前观察疼痛时会有腿部、后背等肢体概念的形状、影像混杂其中,观察移动、软硬等色法时也会有腹部形状的混杂,而现在这些混杂的概念消失的干干净净,剩下的名色法变的很清楚。而且以前观察到的名色法,被包含在身体这个大概念之内,就像被盛在碗里的面条一样混在一起,这次身体的概念完全消失后,几种名色法就像面条失去碗一样,被一根一根拉开了挂在眼前,不需要借助思考就可以清楚的观察到它们之间是分开的、独立的。

12月31日  行禅的进展
禅修第31天,我在禅堂外的水泥地上光着脚行禅。还记得刚来中心行禅时,感觉地面很硬,走1个小时脚就很疼。现在感觉水泥地很软,踩上去很舒服。提脚时会观察到提脚的作意心,然后是压力的变小,脚尖离开地的一瞬间会感觉到膨胀,随后会产生1-2次类似乐受的轻松感,推行的过程中能观察到移动的轨迹,有时候气流与脚底的接触更明显,落地时会观察到接触,然后是压力的增大,最后是脚后跟与地面的接触。在禅堂内的地板上行禅时,有时会观察到脚底出汗,提脚时会观察到脚底和地板间因汗液产生的粘稠拉力,推行过程中凉的感受比较明显。


1月3-9日  坐禅的进步
禅修第34天-第38天,这几天妄想变少了,坐禅时正念多起来了,定力有所进步,开始不自觉的喜欢延长坐禅时间,有时候坐1个半小时,有时候坐2个小时(下午最后一座,连着行禅),而且觉得椰棕禅垫很软,喜欢用硬的凉席来代替。
禅修第39天,我感觉坐两个小时还不够,没有明显苦受产生,心也并不烦躁,还想延长坐禅时间。于是我将下午的坐禅、行禅、坐禅三段时间连在一起,坐了3个小时5分钟,坐禅前提示自己不着急、不期盼、不挑剔,3个小时里也没有产生明显的苦受,正念维持的也不错,没有产生烦躁,腿部在2个小时过后会达到一个疼痛的顶点,但是那个顶点在我感受起来也就是刚有点疼,不需要用心忍耐,顶点过后腿部感受又变得舒适。起座时血脉通畅,不需揉腿。当旁边的越南比库和斯里兰卡比库看到我连坐3个小时还能立即站起来自然行走时,他们感到有些惊讶。
禅修第40天,我想知道我到底能坐多久,于是还想延长坐禅时间,下午坐了3个小时之后又继续坐了15分钟,但这时尿意变得很明显,让我总是分心,于是我就起坐了。连续两个下午的长坐,让我感觉有点疲惫,之后隔了几天才继续长坐,这次我中午仅喝了几口水,去禅堂前和坐禅前上了两次卫生间,就是想试试到底能坐多久,结果3个小时之后尿意还是变得很明显,于是后来的几次长坐都是维持3个小时,没有再增加时间。
感悟:以前我认为长坐5、6个小时,并不能代表有定力。在亲身体验后发现能久坐并不容易,就算腿没问题,但是心不够稳定的话,也很难坚持那么长时间。

连载(一)
作者:Aggacitta
推荐公众号:马哈希内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2-27 09:46
  • 448

    主题

    1850

    帖子

    94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41

    热心会员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9-6-27 09: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8:37
  • 1

    主题

    31

    帖子

    88

    积分

    熟脸会员

    Rank: 2

    积分
    88
    发表于 2019-7-2 11: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5

    帖子

    5

    积分

    新会员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19-7-4 13:4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歡 給你一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元吾氏非官方中文网

    GMT+8, 2019-7-20 07:12 , Processed in 0.067291 second(s), 26 queries .

    本站是网友自发建立的网站,与元吾氏本人无直接联系,详见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7 元吾氏非官方中文网 | LIGHTSAIL支持 |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