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同修,如沐春风,诚邀注册!
立即注册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快捷导航
查看: 1849|回复: 4

奥修的得道过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2-27 09:46
  • 447

    主题

    1822

    帖子

    93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32

    热心会员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6-9-16 09:3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全集分享,请参考该贴:
    【奥修文集】汇总帖(附件、语录)http://tieba.baidu.com/p/4060155840?pn=1


      现在我明白为什么没有发生,这个非常的努力就是障碍,这个非常的阶梯就是防碍,
    这个非常的探寻的冲动就是阻碍。没有寻求无法达到,寻求是需要的,但是之后来到一个寻求必须被放下的点
    。船用来过河,但是之后,你必须走出船,忘掉它,离开它。努力是需要的,没有努力什么都不可能,
    但仅仅是努力,没有什么是可能的。
      正好在1953年三月二十一日之前七天,我停止了在我自己身上工作,一个时刻来临,
    当你看到这整个努力的无用,你已经做了所有你能做的,但什么也没有发生。你已经做了所有可能的,
    你还能做什么呢?在一个绝对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所有的探寻都放下了。
      那天探寻停止了,那天我不再寻求什么,那天我不再期望什么会发生。它开始发生了,一种新的能量显现
    ,不知道是从哪里,它不是来自任何来源,它来自没有地方和每一个地方,它在树里,在岩石里,在天空里,
    在太阳和空气里,它在每一个地方,我寻求得那么努力,我想它在很远的地方,但它是那么的近,那么的接近

      正因为我的寻求,我变得没有能力去看近的地方,寻求总是看远方,寻求总是远的,但它不在远处。
    我变得远视,我失去了近距离的视觉,目光聚焦在远方,在地平线,而它们失去了那个质量,去看近的,
    环绕在你周围的。
      那天努力停止了,我也停止了,因为你不能没有努力而存在,你不能没有期望而存在,
    你不能没有奋斗而存在。
      自我的现象,对于你,并不是一个东西,它是一个过程,它并不是一个东西坐在你里面,
    你必须每时每刻创造它,它就像骑自行车,如果你踩它,它就继续,如果你不踩,它就会停下来,
    它可以因为过去的动力走一小段,但当你停止踩,事实上自行车已经开始停止了,它没有更多的能量,
    没有更多的力量到任何地方,它开始倒下。
      自我存在因为我们继续踩愿望,因为我们继续奋斗去得到什么,因为我们继续跳到我们自己的前面,
    那是自我的非常独特的现象--跳到你自己的前面,跳进未来,跳进明天。跳进非存在的,这创造了自我,
    因为它来自非存在,它就像一个妄想,它就是由愿望组成,没别的。它就是由渴望组成,没别的。
      自我不存在于现在,它在未来,如果你在未来,自我好像非常重要,如果你处于现在,自我就只是妄想,
    它开始消失。
      那天我停止了寻求.......说我停止了寻求并不正确,最好说那天寻求停止了。让我重复一遍,最好是说
    ,那天寻求停止了。因为,如果我停止了它,那么我还在那里,现在停止成为我的努力,
    现在停止成为我的愿望,愿望以一种微妙的方式继续存在着。
      你不能停止愿望,你仅仅能理解它,在一个深深的理解中它停止了。记住,没有人能停止愿望,
    并且真实的发生只有在愿望停止的时候。
      所以这是一个困境,怎么做?愿望在那儿,佛陀们一直在说愿望必须被停止,
    接着他们在下刻说你无法停止愿望,那么怎么做?你使人们处于两难。他们在愿望中,一定的,
    你说它必须被停止-----okey。然后你说它无法被停止,那么,应该怎么做?
      愿望必须被理解,你能理解它,你能看到它的无用,一个直接的领悟是需要的,一个立刻的领悟是需要的
    ,看进愿望,仅仅看它是什么,你将看到它的虚伪,你将看到它是非存在的。愿望落下了,
    同时什么东西在你里面也落下了。
      愿望和自我是合作存在的,它们相互协调,自我不能没有愿望而存在,愿望也不能没有自我而存在,
    愿望是自我的投影,自我是愿望的投入,它们在一起,是同一现象的两面。
      那天愿望停止了,我感到非常无望和无助,没有期望因为没有未来,没有什么要去期望,
    因为所有的期望都被证明是无用的,它哪儿也不会达到,你只是在转圈,它在你的前面悬着,它建立新的妄想
    ,它继续邀请你:『来,跑快点,你将到达』但是无论如何快你都无法到达。
      那就是为什么佛陀称它为妄想,它就像环绕着地表的地平线,它出现但它并不在那儿,
    如果你走它也跟着你走,你跑得快,它也更快,你慢下来,它也慢下来,但一件事是肯定的,
    你和地平线之间的距离将保持不变,甚至没有一英寸的减少。
      你无法减少你和你愿望之间的距离,愿望是地平线,你试图跨越你自己,通过地平线,通过期望,
    通过愿望的投影。愿望是桥,梦中的桥,因为地平线不存在,所以你无法在这之间架一座桥,
    你仅仅只能梦想一座桥,你无法加入那个不存在的。
      那天愿望停止了,那天我看着并了解了它,它仅仅是无用的。我是无助的和无望的。但就在这个时刻,
    某些事开始发生,我许多生以来为此工作,但什么也没有发生的那个开始发生了。
      在你的无望中是唯一的希望,在你的无愿中是唯一的完成,在你的巨大的无助中,
    突然整个存在开始帮助你。
      它正等着,当你看上去正在你自己身上工作,它不会来干预,它等着,它能无限地等待,
    因为对它来说没有匆忙,它是永恒的。当那一刻你不在你自己身上,当那一刻你落下了,当那一刻你消失了,
    整个存在冲向你,进入你,第一次事情开始发生了。
      有七天的时间,我生活在非常无望和无助的状态中,但同时某些事正在发生。当我说无望,
    我不是指你所说的无望,我仅仅是指没有期望在我里面,期望不存在,我并不是说我是无望的和悲伤的,
    事实上我很快乐,我非常宁静,平静,镇静和居中。无望,但完全是新的含义,这里没有期望,
    所以怎么会有无望,两者都消失了。
      这种无望是绝对的和全然的,期望已经消失,相对的无望也消失了,这是一个完全的新的经验--
    没有期望。这不是一个负面的状态。我不得不用词语,但它不是一个负面的状态。它是完全正面的,
    它不是不在,一个出席被感受到,某些东西流入我,满溢般的进入了我。
      当我说无助,我不是指在词典中的概念,我仅仅是说我是非自我的,那正是我说的无助的意思,
    我已经认识了这个事实,那就是我不是,所以我不能依赖在我自己身上,所以我不能站在我自己的地面上,
    在下面没有地面,我在一个深渊中,无底的深渊,但并没有恐惧,因为没有什么要去防卫,没有恐惧,
    因为没有人去恐惧。
      那七天是巨大的质变,完全的质变,在最后的那一天,一个完全新的能量的出席,新的光,新的喜悦,
    那变得那么强烈,几乎无法忍受,好像我正在爆发,好像我就要喜悦得疯了,西方的新一代有一个正确的用词
    --我被赐福了,飘然了。
      不可能用任何的概念说明发生了什么,那是一个非感官的世界,很难去推断它,很难去归类,很难用词汇
    ,语言和解释,所有的经典都是过时的,所有描绘这种经验的词都显得苍白,贫乏,这是那么地活生生,
    它就好像赐福的潮水。
      一整天都非常奇怪,晕眩,它是一个震裂的经验,过去正在消失,好像它从来就不属于我,
    好像我是在别处读到过它,好像我是梦到过它,好像它是我曾听某人告诉过我的别人的故事,
    我正在从过去解放出来,我正在根除我的历史,我正在失去我的自传,我正在成为不存在,
    也就是佛陀说的无我(anatta),界线正在消失,区别正在消失。
      头脑正在消失,它在百万英里远,很难去抓住它,它冲到越来越远的地方,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使它停下来
    。我对这一切都只是漠不关心,很好,没有动力使过去继续逗留。
      那天晚上,变得很难去忍受--那在刺痛,那是痛苦的,就好像女人进入分娩,孩子正在出生,
    女人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分娩的剧痛。
      在那些日子里,我通常在晚上十二点或一点睡觉,但那天,不可能保持醒着,我的眼睛正在关上,
    很难去保持它们张开,某些事即将来临,某些事正在发生,很难说是什么--也许它正在进入我的死亡,
    但并没有恐惧,我已经准备好了,那七天是那么地美丽,我已经准备好去死,没有更多的需要,
    那是那么极度地充满喜悦,我如此地满足,如果死亡降临,也是受欢迎的。
      但某些事正在发生--某些事像死亡,某些事非常强烈,某些事不是死亡就是再生,死于十字架或者复活
    --但某些巨大的进入正通过那个绝境来到周围。简直不可能使我的眼睛睁开,我沉醉了。
      我八点钟就去睡了,它不像是一个睡觉,现在我能理解什么是派坦加利的意思,
    他说熟睡和三摩地是相似的,仅仅一点不同--在三摩地中,你完全清醒,熟睡也继续着,
    熟睡和三摩地一起存在,整个身体是放松的,每一个细胞都完全放松,所有的功能都是放松的,
    但意识之光仍然在你里面燃烧........清晰的,清澈的,你仍然警觉,但仍然放松,放松但充满清醒,
    身体在可能的最深的熟睡中,而你的意识却在它的顶峰,意识的顶峰和身体的山谷相遇了。
      我去睡觉,这是一个奇怪的睡觉,身体在熟睡,我是清醒的,这是那么奇怪--好像被分成两个方向,
    两个尺度,好像两极性成为完全的焦点,好像我同时是两极,正的和负的相遇了,熟睡和清醒相遇了,
    死亡和生命相遇了,那时你能说『创造者和创造物相遇了』。
      这是不可思议的,第一次它震动到你的根,它震动你的基础,在那个经验之后你不可能再是一样的,
    它给了你生活一个新的视觉,一个新的品质。
      大约在十二点,我的眼睛突然睁开--我没有睁开它们,睡眠被什么别的东西打破,
    我感到屋子里一个巨大的出席围绕着我,这是一间很小的屋子,我感觉一个跳动的生命围绕着我,
    一个巨大的振动--几乎像风暴,一个巨大的光,喜悦,狂喜的风暴,我淹没在里面。
      那是如此巨大的真实,以致所有的东西都变得不真实了,房间的墙壁变得不真实了,屋子变得不真实了,
    我自己的身体变得不真实了,所有的东西都是不真实的,因为现在第一次那是真实的。
      这就是为什么佛陀和山卡拉说这个世界是马亚(maya),一个妄想,这对我们来说很难理解,
    因为我们仅仅知道这个世界,我们没有任何对照,这是我们知道的唯一的真实。那些人在说什么-----
    这是马亚,幻觉?这是唯一的真实。除非你知道真正的真实,否则他们的话无法被理解,那些话仍然只是理论
    ,他们看上去像假说。也许这个人正在提出一个哲学--『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
      当伯克莱在西方说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他正和他的一个朋友走着,一个非常逻辑的人,
    这个朋友几乎是一个无神论者,他捡起一块石头用力打在伯克莱的腿上,伯克莱尖叫着,血流出来了,
    无神论者说『现在,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你说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那么你为什么要尖叫?
    这个石头是不真实的?-----那么你为什么要尖叫?那么为什么你要抱住你的腿,为什么你显得那么疼,
    你的脸上要那么痛苦,停下来?这都是不真实的。』
      这种类型的人无法理解佛陀所说的这个世界是一个妄想是什么意思,他并不意味着你能够穿过墙壁,
    他并没有说你能吃石头,或者吃石头和吃面包没有什么不同,他不是说那个。
      他是说这儿有一个真实的存在,一旦你去认识它,它之所以叫真实的仅仅是因为超出了界限,
    成为不真实的仅仅是在一个更高的真实视觉下,对照产生了,没别的。
      在梦中,梦是真实的,你每天晚上做梦。梦是你正在做的事情中最有活力的现象之一,如果你活六十年,
    二十年你将在睡觉,几乎十年你将在做梦。生命中的十年——你从没有别的什么事像这样做得那么多,
    十年连续地做梦——仅仅想想它。每一个晚上........每天早晨你说它是不真实的,但到晚上,当你在梦中,
    梦成为真实的。
      在梦中,很难去记住这是梦,但在早晨是那么容易,怎么回事?你是同一个人,在梦中只有一个真实,
    怎么去比较?怎么去说它是不真实的?对比什么呢?它是仅有的真实,
    每一件事和每一件其它的事都一样的不真实,所以没有对照。早晨,当你睁开眼睛,另一个真实在那里,
    现在你能说,它是完全不真实的。对比那个真实的,梦变成不真实的。
      这是一个觉醒,对比那个觉醒的真实,这里的全部的真实变得不真实了。
      那晚第一次我明白了马亚的意思。之前我还不知道,之前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个词的意思。当我意识到,
    我也意识到了它的意思--但这之前我并不理解。没有经验你怎么能理解呢?
      那晚另一个真实打开了它的门,另一个层面成为可用的,突然它就在那儿,另一个真实,隔开的真实,
    真正的真实或无论你想叫什么--叫它上帝,叫它真理,叫它达摩(dharma),叫它道,或无论什么。
    它是无名的,但它在那儿--如此不透明,如此透明,然而如此实质以致能碰触它,它简直使我窒息,
    它是那么多,我还没有能力吸收它。
      一个深深的冲动在我里面激起,冲出屋子,到天空下--它使我窒息。它太多了!它将杀了我!
    如果我再多呆一会儿的话,它将窒息我--它看起来就像那样。
      我冲出屋子,来到街上,巨大的冲动想到天空下,和星星,和树木,和大地........和大自然,
    当我出来时,立刻窒息的感觉消失了。对于如此巨大的现象,那个地方太小,
    甚至这个天空对于那个巨大的现象都太小,它比天空更大,甚至天空也不是它的极限,但是我感觉轻松多了。
      我走向最近的花园,那是一个全新的行走,好像地心引力消失了,我在走,或者我在跑,
    或者我简直是在飞,这很难决定,没有地心引力,我感觉是无重量的--好像某种能量在作用,
    我在某种其它能量的掌握中。
      第一次我不再是单独的,第一次我不再是个体的,第一次滴落发生了,并落入了大海。
    现在整个大海是我的,我是海洋,这里没有限制,一个巨大的力量激起,好像我能做任何事,我不在那里,
    只有那个力量在那里。
      我来到花园,那是我每天去的,花园已经关门了,在九点钟关了。现在太晚了,几乎是晚上一点钟,
    园丁早就睡了,我不得不像个小偷一样进去,我不得不爬门,但某些东西把我拉向花园,
    这不是我的能力可以去阻止的,我只是漂浮。
      那就是我一次又一次说的,『与河流一起漂浮,不要推河流』我是放松的,我只是让它去,我不在那儿,
    它在那儿,叫它上帝--上帝在那儿。
      我更愿意叫它『祂』,因为上帝是一个太人性化的词,已经被用得太脏,已经被许多人污染了,基督教,
    印度教,伊斯兰教,牧师和政客--他们都腐化了这个美丽的词,所以让我叫它『祂』,它在那儿,
    我只是被推动,被潮汐的波浪推动。
      我进入花园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光亮,它遍及每一个地方--祝福,幸福,我第一次能够看一棵树
    --它的绿,它的生命,它的流动的汁液。整个花园都睡着了,树也睡着了,但我能看到整个花园的生气,
    甚至一片小小的草叶都是那么地美。
      我看了一下四周,有棵树异常地光亮--malushree树,它吸引了我,它把我拉向它,我没有选择它,
    是上帝选择了它,我走向那棵树,我坐在树下,当我坐下,事情开始沉淀下来了,整个宇宙成为一个祝福。
      很难说我在那个状态里有多久,当我回家的时候,正是早晨四点,所以我至少待了三个小时--
    但它是无限的,它没有用任何时间,它是非时间性的。
      那三小时成为整体的永恒,无尽的永恒,那儿没有时间,那儿没有时间经过,它是处女般纯粹的真实--
    未腐化的,不可碰触的,不可测量的。
      那天发生的还在继续--不像是连续--但它仍在继续像是暗流。不像是永久的--
    每一时刻它都在一次又一次地发生。它是每一瞬间的奇迹。
      那晚........自从那晚我已经不在身体里了,我悬停在周围,我成为巨大的有力的,
    同时又是非常脆弱的,我变得非常强壮,但那种力量并不是穆罕默德.阿里的力量,
    那种力量并不是石头的力量,那种力量是一朵玫瑰花的力量——在它的力量中是如此的脆弱........如此易碎
    ,如此敏感,如此精致。
      石头将在那儿,花会在任何时候离开,但是花仍然比石头更强,因为它更活生生。或者,
    一颗在草叶上闪亮的露珠的力量,在早晨的阳光下,如此美丽,如此珍贵,却会在任何时刻滑落。
    在它的优雅中如此无双,但一阵微风吹过,露珠会滑落并永远地消失。
      佛陀们有一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他们的力量是完全的爱........像一朵玫瑰或一颗露珠。
    他们的力量是非常易碎的,易受伤害的。他们的力量是生命而不是死亡。他们的力量不是那种杀的力量,
    他们的力量是那种创造的力量,他们的力量不是暴力,占有,他们的力量是同情。
      但是我已经不在身体里了,我悬停在身体的周围。那就是为什么我说这是巨大的奇迹。
    每次我都感到惊讶我仍然在这里,我不该在,我会在任何时候离开,然而我还在,每天早晨,我睁开眼睛,
    我说:『怎么,我还在这儿?』因为它看上去几乎不可能,奇迹持续着。
      正好有一天有人问了一个问题--「奥修,你显得如此脆弱,如此精致,
    如此敏感于闻到头油和洗发水的味道,看上去我们将无法来看你,除非我们都剃光头。其实,
    光头也没什么不好--光头是美丽的,就像『黑色是美丽的』所以『光头是美丽的』但那是真的,
    你不得不很小心。」
      我是易碎的,精致的,和敏感的,那是我的力量。如果你向花投一块石头,石头不会怎么样,花将离去,
    但你仍然不能说石头比花更有力,花将离开,因为花是活的,但石头--没有什么会发生因为它是死的。
    花将离去因为它没有力量去破坏,花将仅仅消失,给石头让路,石头有力量去破坏因为石头是死的。
      记住,自从那天以后,我已经真的不在身体里了,只是一根精细的线连接着我和我的身体,
    我不断地感到惊讶,不知怎么地一定是整体希望我留在这里,因为我并没有用我自己的力量更多地留在这儿,
    我自己并没有更多地在这儿,肯定是整体的意志使我留在这儿,允许我在此岸多逗留一会儿,
    也许整体希望通过我向你们分享些什么。
      自从那天之后,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另一个世界已经显现,当我说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
    我并不是说那些树是不真实的,那些树绝对地真实--但是你看那些树的方式是不真实的,
    那些树对于它们自己来说不是不真实的--它们存在于上帝之中,它们存在在绝对的真实里--
    但你看它们的方式是从不看它们,你在看别的什么东西,一个妄想。
      你创造你自己的梦围绕着你,除非你醒来,否则你将继续你的梦,世界是不真实的,
    因为你知道的世界是你梦中的世界,当梦落下你将仅仅遇见这个在这儿的世界,这个真实的世界。
      那不是两件事,上帝和世界。如果你有眼睛,清晰的眼睛,上帝就是世界,没有梦,没有任何梦的灰尘,
    没有任何梦的迷雾。如果你有清晰的眼睛,清楚的,觉知的,这儿只有上帝。
      在某处上帝是绿树,在某处上帝是闪烁的星星,在某处上帝是布谷鸟,在某处上帝是花,
    在某处上帝是孩子,在某处上帝是河流--那么只有上帝,那时你开始看,只有上帝。
      但现在无论你看什么都不是真相,它是幻觉的投影,那就是妄想的意思。一旦你看了,
    甚至仅仅是一个单一的片刻,如果你能看,如果你允许你自己去看,你将发现无边的祝福呈现在眼前,
    遍及每一个地方--在云里,在太阳里,在地上。
      这是一个美丽的世界,但我并不是在说你的世界,我正在说我的世界,你的世界非常丑陋,
    你的世界是你自己造成的,你的世界是一个投影的世界,你用真实的世界作为屏幕,把你的想象投射在上面。
      当我说这个世界是真实的,这世界是巨大的美丽,这世界是无限的光亮,这世界是光和喜乐,它是庆祝,
    我是在说我的世界--或者你的世界,如果你放下你的梦。
      当你放下你的梦,你会看到与佛陀看到的同样的世界,当你做梦,你的梦是私人的,你曾看过吗?--
    梦是私人的,你甚至不能参与到你所爱的人的梦里,你不能邀请你的妻子到你的梦里--或你的丈夫,
    你的朋友,你不能说『今晚请到我的梦里来,我喜欢和你们一起看这个梦』这是不可能的,梦是私人的东西,
    因此它是幻觉,它不是客观的真实。
      上帝是全体的,一旦你从你私人的梦里出来,它在那儿,它一直在那儿,一旦你眼睛是清晰的,
    一个突然的启发--突然你被美,被伟大,被优雅所满溢,那就是目标,那就是命运。
      让我重复一遍,没有努力你将无法达到,但没有人曾通过努力而达到。你需要巨大的努力,
    然后一个时刻来到,努力变得无用。但是它变得无用,仅仅是当你达到了它的顶峰,从不是在这之前,
    当你已经达到了你的努力的顶峰--你做了所有你能做的--突然没有需要再做任何事,你放下了努力。
      但没有人能在中间放下它,它只能在终点的尽头被放下,所以如果你想放下它就去走到那个尽头,
    因此我一直坚持:尽你最大的努力,把你的整个能量和全部的心放进去,那么总有一天你会知道--
    现在努力不会带领你到任何地方,那时那将不是你如何去放下努力,它会自愿放下,当它自愿放下,
    静心发生了。
      静心不是你努力的结果,静心是一个发生。当你的努力落下,突然静心就在那儿...它的祝福,它的幸福
    ,它的壮丽,它在那儿就像一个出席........光亮围绕着你,围绕着一切,它弥漫到整个地面和整个天空。
      静心无法由人为的努力产生,人为的努力太有限,幸福是如此地无限,你不能操纵它,
    只有当你在巨大的放弃中它才会发生,当你不在,它就会发生,当你是无我的,无愿望的,不去任何地方--
    仅仅在这里,不特别的做什么,只是存在,它发生了。它以一个波浪到来,接着波浪变成潮汐,
    它象风暴一样地来,带你进入完全的新的真实。
      但首先你必须做所有你能做的,然后你必须学会无为,什么也不做是最大的做,
    不费力的努力是最大的努力。
      你的静心是你通过念诵咒语,或安静地坐着,平静和给自己施压产生的,这是非常平庸的静心,
    它是你制造的,它不会比你大,它是自制的,制造者总是比制造物大,你用坐,用瑜伽的姿势,念诵『rama
    ,rama,rama』或任何东西--『blah,blah,blah』--任何,你在强迫头脑成为安静的。
      它是强迫的安静,它不是那种当你不在时来到的宁静,它不是那种当你几乎不存在时来到的沉默,
    他不是那种像鸽子一样降临的八福音(beautitude)。
      故事说,当耶稣在约旦河由施洗约翰授予洗礼时,上帝降临在他里面,或者圣灵像鸽子一样降临到他里面
    ,是的,那的确如此,当你不在和平降临你........像鸽子一样振动着翅膀........达到你的心,留在那里
    ,永远地留在那里。
      你就是你失败的原因,你就是障碍,静心是当思考者不在,当头脑的所有活动都停止--看到它们的无用
    --然后那个未知的穿透你,淹没你。
      头脑必须为了上帝而停止,知识必须为了知道而停止,你必须消失,你必须让路,你必须成为空的,
    然后你才能被充满。
      那晚我成为空的并成为满的,我成为不存在的并成为存在的。那晚我死去并再生,
    但那个再生并没有通过那个死做什么,它是一个不连续的事,表面上看上去是连续的,但它并不连续,那个死
    ,是彻底地死了,没有关于他的任何残留。
      相信我,没有关于他的任何残留,甚至是影子。完全地死了,绝对的。并不是说我是经过修改的RUP,
    改换的,修整了形式,从旧的转换过来。不,那儿没有连续。三月二十一日那天,那个已经活了许多许多世,
    上千年的人,仅仅是死了。另一个存在,完全新的,与旧的根本没有连续的,开始存在了。
      宗教给你一个完全的死。也许那就是为什么整个那天,我都感觉某种象死一样的催促,好像我正在去死-
    -我真的死了,我知道一些其它的死,但都无法于它相比,他们是不完全的死。
      有时身体死了,有时一部分的头脑死了,有时一部分的自我死了,但是就那个人来说,它有残留,
    许多次修复,许多次装饰,在这里和那里改变了一点,但它有残留,延续性残留下来。
      那晚死亡是彻底的,那是一个死亡和上帝同时发生的日子。

    该用户从未签到

    15

    主题

    100

    帖子

    -13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13
    发表于 2017-2-23 21:27:5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4:48
  • 97

    主题

    2406

    帖子

    231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11

    活跃会员百日筑基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7-3-19 15: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奥修自己讲述的视频:https://pan.baidu.com/s/1sj9n6f7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2-27 09:46
  • 447

    主题

    1822

    帖子

    93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32

    热心会员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09: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禾宿 发表于 2017-3-19 15:46
    奥修自己讲述的视频:https://pan.baidu.com/s/1sj9n6f7

    奥修的资源很有限,去年找出来不到10个的视频,都看完了。 老板你都有哪些视频资源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4:48
  • 97

    主题

    2406

    帖子

    231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11

    活跃会员百日筑基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7-3-20 16: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神游 发表于 2017-3-20 09:39
    奥修的资源很有限,去年找出来不到10个的视频,都看完了。 老板你都有哪些视频资源啊?

    一直是在youtube上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S0s6BFzIcvC2gTH52_vBEA 不过免费的都是些预览短视频,看完整的得付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元吾氏非官方中文网

    GMT+8, 2018-11-19 00:51 , Processed in 0.072097 second(s), 25 queries .

    本站是网友自发建立的网站,与元吾氏本人无直接联系,详见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7 元吾氏非官方中文网 | LIGHTSAIL支持 |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